至尊修罗第五十九章节 即为修罗

至尊修罗第五十九章节 即为修罗
“小锋,黄家人已经全部击杀,加上黄泰,一共五名凝罡境强者,二十七名紫府境高手,这已经是黄家一半的精锐了”
穆海过来说道,说话时他也忍不住望了盘踞在穆锋手臂上的白蛟。
“我们损失多少人?”
穆锋问道。
“两名弟子身死,其他的只是受了点伤势”
穆海道,穆锋闻言走向了地上一名死去的穆家弟子面前。
这名穆家弟子正是为穆锋挡剑死去的弟子,灵台被剑气刺穿,死不瞑目。
穆锋面色阴沉,手扶闭上了这弟子的眼,把着弟子抱在怀中,低声道:“兄弟放心走,漫漫黄泉路,我会让黄家之人,为你陪葬”
穆锋目气低沉,坚定,又杀气腾腾。
他将这弟子尸体抱给一名穆家弟子,道:“你们先退出去”
其他人面面相觑,一个个随后退离开了客栈,只留穆锋一人在这遍地的血腥中。
修罗神玉飞出,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吸力,地上遍地尸体的鲜血化为了一条条血线,全部被吸纳入了修罗神玉中。
还有一滴滴淡金色的鲜血,也全部吸纳入了修罗神玉,三十多具尸体变得干瘪,画面恐怖血腥。
穆锋望着遍地尸体,淡漠道:“莫怪我穆锋心狠手辣,连全尸都不给你们留,既然你们踏上这条路,选择得罪我穆锋,成为尸骨也怪不得谁,谁都有选择的权利,你们,选错了”
穆锋手掌中燃烧起一团白色的元气火焰,手一丢,火焰射在一具干枯尸体上,全部尸体瞬间燃烧起来。
罪孽,杀戮,多年苦修,最终不过一抹灰土……
今生我即为修罗,刀下尸山血海多。
穆锋踏出客栈,客栈外众人在一旁等待,还有一名中年男子,一名店小二,一名厨子。
而客栈,也随着穆锋的那一把火燃烧而起。
穆锋手中光芒一闪,手中出现一大皮袋金币丢给那中年男子,淡漠道:“这客栈你们重修一栋吧,那些该说,那些不该说,你们应该知道吧”
“是,是,多谢少爷,今晚的事小人等人什么都不知道”
这中年男人连忙恭敬接下,穆锋给他的钱修建更好的客栈都够了。
“小锋,接下来,你看怎么做?”
穆海问道,现在什么大事,他已经要先征求一翻穆锋的意见了,没有人会把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当成一个小孩子。
“晚上回去整合人手,今晚就灭了黄家!”
穆锋平淡道,语中却是透露出了一股子的凌然杀意。
穆海点了点头,今晚杀了黄泰,他们穆家和黄家已经不可能善了,乘黄家还没有反应过来灭了才是上上之选。
一大群人又骑马回了安南城,至于那三车的兵器,不过是三车石头罢了。
回到安南城穆家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亥时,十一点左右。
穆家,六十多名紫府境的弟子,两百名实力在通脉境八九重的弟子汇聚,穆家的七名凝罡境长老,穆海,穆忠等人汇聚,而穆锋,站在前方,望着这两百多号人马。
这些都是穆分家的武道力量,也因为这股力量,让穆家在安南城的大小势力中能位列前三。
一个分家就有如此力量,可想以前宗家有多强势力,二十万穆家军中四分之一是穆家子弟,势力之强,以前在南灵国中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有些不明白怎么回事的弟子都疑惑的望向了家主,望向了穆锋。
“前一段时间,我穆家的货物被劫,十多名弟子死于非命,我想此事大家已经是知道了,不过,我想你们大多数人不知道是谁做的吧”
穆海望着众人说道。
“谁做的,难道家族查出来了吗?”
“是啊,我弟弟就是死在押运中,查出来了我一定要报仇”
下方穆家弟子一阵哗然,大多数人对此事都是很愤怒。
“此事我们锋少爷明查秋毫,已经得知是黄家所为,而今天傍晚,我们又设下圈套,黄家人又来打劫我们货物,不过打劫者已经被我们全部击杀,不过黄家还在,各位,你们说,该怎么办?”
“什么,竟然是黄家干的!”
“没错,的确是黄家干的,今天晚上锋少爷带我们还击杀了黄家四位长老,和黄泰”
“杀!杀!杀,为死去的族人报仇!”
穆家人下方议论,有人激动怒吼道。
“杀!杀!杀!”
这一喊,其他人也跟着激动吼了起来,个个义愤填膺。
“各位,听我说”
穆锋这时站出道,所有人安静下来,望着这位宗家来的少爷。
“黄家当灭,不过,黄家普通人我们切不可杀,灭掉黄家的武道力量,为我们死去的兄弟报仇”
穆锋说道,他不愿意修炼界的事,波及无辜普通人,这是穆锋心中一道底线。
众人点了点头,没有异议。
“好,都给我回去换装,一会儿在这里集合,散!”
穆海一挥手,众人纷纷回去换装,大规模杀人这种勾当,可不能光明正大的干,毕竟还有一个官府存在。
夜微凉,冬天的寒风呼啸而过,冰冷刺骨,今夜的天上,星月隐退,安南城中万家灯火璀璨,天空中,已经有片片白雪纷纷扬扬的洒落而下,地上渐渐覆盖白雪。
黄家府邸占地数十亩,大门前,四名已经身穿棉衣的看门护卫正闲聊着。
“真他娘的冷啊,还有半个时辰才换班,换班一定要去春花楼好好找个妞温暖温暖”
一名身材微瘦的男子搓了搓手骂道。
“是啊,一年四季,就烦这冬季值班”
其他人哈了口热气暖手说道。
嗖!
而这时,一道破空声从黑夜中射来。
噗嗤!
一道利箭射在了刚才说话那男子的头颅上,这男子瞪大眼睛,直接倒了下去。
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嗖嗖嗖的数支利箭又射了过来,四名门卫,全部射杀在了大门前,鲜血流下台阶,染红刚覆盖的白雪。
随后一大群身穿夜行服,面带黑巾的人马从暗中冲了出来,搬开了地上尸体丢在两边,直接从大门处,进入了黄家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