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修罗第六十四章节 谁是天才

【至尊修罗第六十四章节 谁是天才】
和纹师殿做对?笑话,别说穆家,就算是皇室也没这个胆子吧。
“好一条会借势的狗,你区区一个一阶纹道师就能代表纹师殿?笑话”
而这时,传来一声冷笑,一名身穿黑色锦袍,面容俊郎刚毅,身子挺拔如松的少年从门外缓步走了进来,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讥讽。
“少爷!”
一见此人进客厅,穆家的长老们都是抱拳一礼。
“是你,小子,终于又见到你了”
王越一见穆锋是气得咬牙切齿,那天穆锋的一巴掌他可忘不了。
对男人来说,全身上下有三个地方不能打。
一是头,二是脸,三是子孙根
没有什么是比打一个男人的脸,是更让人觉得屈辱的事了。
“哦,原来是你啊,怎么,可以啊,找到这里来了,是吃巴掌没吃够?”
穆锋也一眼就认识出了王越,冷笑道。
“小子,你还敢说,今天老子要让你跪下给我道歉”
王越气得脸色发紫。
“好一个嚣张小辈,小子,打了人,就是你这个态度?”
王斌也气笑了,站起来冰冷道。
“我打他算轻的了,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打他,那天他竟然想抢劫我,老家伙,我给没有杀你儿子已经算是万幸了”
穆锋淡漠道,也认出这个王越七八分像的是王越老爹。
“好胆”
周纹师也站出来冰冷道:“小子,你知不知道王越将要是进入我纹师殿中的人,你打了他,就是打我纹师殿的人,还有,刚才你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?我现在给你个机会,跪下给我和王越磕三个头,此事可以算了,不然……”
周伍露出一丝杀气冰冷道。
穆锋望了一眼周伍的衣袍上的火云图纹,嘴角勾起一抹讥讽,笑道:“你区区一个一阶纹道师,你他娘的也敢代表纹师殿?谁给你的这个逼脸?”
出自军中的穆锋,可不是什么儒雅之士,爷们儿血性这东西,咱锋哥不缺!
“你……”
周伍气得面色发紫,指着穆锋一阵语结,随后气笑了,道:“好!好!好,你竟然敢侮辱我纹师殿纹道师,你完蛋了,你们穆家都完蛋了”
“好,我到要看看你如何让我穆锋完蛋,来人!”
穆锋冷笑,随后一声低吼。
唰!唰!唰!
顿时在场长老闻声而动,瞬间站起身,堵住客厅门,围住几人,厅外有一群穆家弟子也持刀进来,恭敬道:“少爷有何吩咐”
三人面色一变,没想到穆锋话竟然如此管用,这些人竟然听穆锋的。
“穆家主,你们什么意思,难不成,你们想和我们王家开战?”
王斌冷声道。
穆海闻言没有说话,反而是站在了穆锋背后,以穆锋马首是瞻的样子。
“你们想干什么,你们若敢动我,那就是和纹师殿为敌,穆家可真的就要完蛋了”
周伍厉声喝道。
穆锋冷笑,正想说什么,不过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惊呼声。
“报!”
一名穆家弟子走了进来,恭敬向穆海和穆锋道:“家主,少爷,万宝居的李掌柜和钱老来访”
“万宝居的李掌柜和钱老!”
穆海和穆锋眉头一皱,他们和这两人可没有什么交情,这个档口来干什么。
“哈哈,是钱老,你们死定了,钱老可是我们纹师殿的二阶符纹师,有你们好受的了”
周伍闻言却是露出了一丝大喜之色,猖狂笑道。
纹道师中,也细分符纹师,器纹师,阵纹师,丹纹师等,当然,也有同时修炼几种类型的,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专攻一种。
而曦月对穆锋要求就比较高了,符纹,器纹,阵纹,丹纹都要穆锋修行。
穆家人对视一眼,都感觉有一丝不妙,那钱老可是万宝居的二阶纹道师供奉,地位尊贵,也是纹师殿中人。
万宝居是纹师殿的产业,遍布南灵国。
不多时,门外两名男子走了进来,一名身穿黄色棉袍,正是李掌柜。
还有一人是身穿黑色火云纹师袍的老人,正是钱老。
“钱老,您老人家怎么来了”
周伍连忙上前恭敬讨好道,纹道师这个圈子,高一阶,身份地位都不一样。
“哦,原来是小周啊,呵呵,你也在穆家,我啊,是来拜访一位纹道师天才”
钱老也认识周伍,笑道。
“纹道师天才,难道是说王越?”
周伍心中暗道。
王越面色一喜,自己竟然也得这位二阶纹道师赏识了?
当下王越站起身,身子笔直,整理了一下衣袍,来到钱老面前恭敬道:“小子拜见钱老前辈!”
可是钱老竟然直接从他身边走过,鸟都没鸟他,这让王越笑容一滞。
钱老走到了穆锋面前,抱拳温和笑道:“穆小友,好久不见”
“原来您就是万宝居钱老,上一次小子没认出来,钱老莫怪”
穆锋抱拳,腰身微曲行后辈之礼。
而这一幕,让所有人都愣住了。
王越,周伍,王斌都是一脸懵逼!
这他么什么情况?
“钱老,您不是说来拜访纹道师天才吗?您……”
周伍忍不住上前问道。
“是啊,是来拜访纹道师天才啊,怎么,你们也是?”
钱老疑惑。
“那天才难道不是王越?”
周伍疑惑问。
“他?”
钱老望向了王越,王越挺直了腰身,可是随后钱老的话让他吐血。
“他是什么东西,老夫说的是穆锋小友”
钱老轻蔑的望了王越一眼,随后对穆锋笑道。
“什么?这小子是纹道师天才!”
t、@首发!》
周伍,王越,王斌三人表情凝固了,心中这酸爽,够味!
钱老望向穆锋笑道:“穆小友,那日你买的纹符老夫没有看错的话,其中有一些是你刻画的吧?”
那日穆锋卖的纹符,有的笔法老道,是一阶极品纹符,而有的笔法还有生涩,显然是出自两个人手。
“呵呵,这都让您看出来了,没错,那些纹符有的是我刻的,而有的是我老师刻的”
穆锋也有些惊讶,不过笑着承认了。
“了不起,了不起,你小小年纪竟然就能刻一阶纹符,你可以说已经是名纹道师了”
钱老得到承认,惊叹赞赏道。
而周伍三人是彻底懵逼了。
他,他是一阶纹道师!
这酸爽……给我来桶老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