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修罗第六十七章节 元宵年节

【至尊修罗第六十七章节 元宵年节】
穆锋望着玉瓶中的丹药,心中感动无以复加。
这世界再冷漠,再残酷,可他穆锋不孤单,他有爱他的人。
亲情这东西,谁都不缺少,给我们带来的感动又何其的多,只是这种感情,又是最容易被我们忽视的,因为他对我们的好,我们已经理所当然的习惯,忽视它的存在。
“六阶灵丹,这种丹药在这种小地方可是不容易看见,你姐姐怎么会拥有”
曦月也惊讶传音说道。
穆锋摇了摇头,他自然也不知道穆灵儿怎么会有这种珍贵的宝物。
六阶灵丹,这可是穆宗家都拿不出的宝物。
他虽然不知道,不过不难猜出,穆灵儿为了这东西一定付出了不少心血。
穆锋郑重的把这丹药瓶和书信放在木盒之中收入乾坤戒指中。
虽然这丹药他现在用不上了,不过,这是他姐姐穆灵儿对他的一片真情关心。
“姐……你放心,小锋没有跌倒,你弟弟还是那个天才,当我去皇家学院的时候,你一定会为我而自豪,一定!”
穆锋握紧了拳头,望着天际心中暗暗说道。
随后他也连忙写了两封书信,拿出两枚三阶血丹,六枚二阶血丹放入两个玉瓶,交给这弟子,让其寄去皇家学院。
那两封书信,一封是写给云清婉,一封写给穆灵儿。
至于那丹药,也是给的两人。
做完这一切,穆锋向一旁的院子走去,那是穆狂和白子跃居住的地方。
院子中,两道身影正手持刀剑战斗在了一起,刀剑碰撞叮当做响,打得好不热闹。
一人身穿黑袍,身材魁梧,一头寸发,额头上还系有黑色头巾,手持一柄雪白战刀,刀势如浪潮连绵不绝劈向了对手。
一人白衣如雪,身材修长,面容清秀,手持一柄长剑,剑影如风,形如鬼魅,和黑袍少年激战在了一起。
在远处,还有一名青衣秀丽少女坐在石凳之上,望着两人打斗。
这三人正是穆狂,白子跃,穆兰。
让穆锋惊讶的是,那白子跃竟然也修炼到了紫府境,虽然只是一重,不过这修炼的速度的确是惊人。
穆狂也还是紫府境一重,不过外加他体修的威力,实力也很惊人。
两人刀光剑影对碰,打得好不热闹,地上的积雪都被打得震荡而起。
穆锋一声大笑,手中多出了一柄战刀,脚步一踏,身子飞射而出,提刀加入了战团。
“虎破!”
穆锋一刀怒劈在了穆狂的刀上,刀上爆发出的巨大力量震的穆狂后退了两步。
“断金指!”
随后有一指点出,一道金色指劲弹在了白子跃剑上,震得白子跃也后退了两步。
“好”
穆兰坐在远处拍手叫好。
白子跃和穆狂对视一眼,两人竟然同时杀向了穆锋,穆锋二打一,三人战成了一团,打得好不热闹。
五十招之后,穆锋一指弹开了白子跃的剑,一记鞭腿抽在白子跃身上,抽得白子跃飞出四五米远摔在地上。
随后身法如风,躲开了穆狂随后的一拳,一把抓住了穆狂手臂,身子旋转,一个肘击狠狠击打在穆狂的胳肢窝,穆狂也连连后退,一屁股坐在雪地上。
穆锋黑衣猎猎,长发飘扬,负手站在雪地,满意的望着两人。
“少爷好厉害”
穆兰在一旁拍手叫好,美眸中有一丝崇拜。
两人站起身,苦笑走了过来,抱拳道:“锋哥!”
“嗯,不错,行啊,这一个月都有进步,子跃,你的幻影剑法已经修炼到了小成境界了吧,修为也到了紫府境,厉害”
穆锋对白子跃穆狂两人竖起了大拇指笑道。
“嘿嘿,这都是锋哥给的丹药好”
两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“不过我们两个还是打不过锋哥,哎……”
白子跃叹了口气。
“哈哈,我在军中磨练这么多年,要是如此轻易就能被你两打败我不是白呆了?”
穆锋笑道,他的战斗意识自然是两人没法比的。
“少爷,明天就是年节,今天是元宵灯会,安南城中可热闹了,要不我们去安南城中玩玩吧”
穆兰这时走了过来说道。
“嗯,也好,老是修炼,也是时候放松放松了,走吧”
穆锋笑道,穆兰见穆锋同意,眼睛都笑成了月牙,随后握着穆锋穆狂的手一起走,白子跃也跟在一旁。
安南城中,街上行人络绎不绝,人人脸上挂着笑脸,家家户户门前也是张灯结彩,好不热闹。
年节,和我们的春节也差不多,迎新辞旧的节日。
过了年节,穆锋也十六岁了。
四人手中一人拿着一大串糖葫芦,吃着街边各种美味小吃,一路游玩。
穆锋咬了一口糖葫芦,望着一旁打打闹闹的子跃小兰,脸上露出一抹笑意。
这种轻松写意的生活,他已经很久没有度过了。
过去那几个月,他一直生活在紧张,压迫之中,有时候甚至感觉有一些喘不过气。
仇恨,父亲的死,二十万穆家军的仇一直压在他的心中,难得有一次的放松。
同时穆锋心中也是无比的想念大伯婉儿他们,以前的年节,他都是在穆宗家度过,和婉儿一起度过。
从军的时候,也就是年节那两个月他才能回穆家,陪陪婉儿,其他时间都是在军营中,和一群军中大老爷们混迹在一起。
“哟,好正点的小妞”
y%.
穆锋正回想往事的时候,耳畔传来了一阵不协调的声音。
四名身材魁梧的成年大汉,挡在了穆兰面前,望着穆兰邪笑道。
这四人一身的酒气,显然是喝了不少的酒。
穆锋几人眉头一皱,穆兰身子微微躲在了穆锋身后,望着四人。
“小丫头,让爷摸摸,看你发育好不好……嘿嘿”
其中一人伸出了手,直接向穆兰抓来。
“放肆!”
穆锋眸子中寒光一闪,一把抓住了这男子的手,随后一扭。
“咔嚓!”
“啊~!”
一声清脆的骨折声,那男子一声惨嚎,手被穆锋一把扭断,痛得屈下身子不停惨嚎。
其他三人见状恢复了两分清醒,望着手臂被折断的同伴勃然大怒,随后竟然直接从腰间抽出刀劈向穆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