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修罗第六十八章节 你在叫我

【至尊修罗第六十八章节 你在叫我】
“找死!”
穆锋眸子中寒光缭绕,他还没有出手,身旁的穆狂和白子跃已经出手。
其中一名男子怒吼一刀劈来,这一刀元气缭绕,也是威力强大,可是劈开一头水牛了。
这男子也是通脉九重的修为。
为什么不少修炼者卡在通脉九重,因为开劈紫府需要强大的元气,最好是有丹药支撑,许多人都是买不起丹药的。
穆狂冷笑,也不拔刀,竟然一拳直接轰出,撞击向了这一刀,拳上元气汇聚。
周围街上的人一声惊呼,有人已经闭上眼睛,似乎不忍心看见这少年手被劈成两半的画面。
不过事与愿违。
当啷~!
拳头撞击刀刃,竟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撞击声,一股巨力传递在刀上。
这男子手臂被震得一麻,刀差点被震断,随后震惊的望着穆狂,自己的刀,竟然劈不伤他的拳头!
穆狂可不给他震惊的时间,另一拳势如奔雷,轰在了这男子胸膛,这男子一声惨嚎,胸骨被轰断好几根,人已经飞出了七八米远狠狠摔在了地上,口中吐血,一时间竟然爬不起来。
另一边,白子跃手中剑带长鞘,一剑点出,剑鞘在空中幻出了七八道剑影,快如闪电。
每一剑都点在了对方的刀上,发出了当当当的碰撞声。
最后一剑狠狠刺在这男子的嘴上,剑鞘将这男子的牙齿都打掉了好几颗。
这男子惨嚎,捂住满口是血的嘴,痛得面色扭曲,这个年节,这家伙恐怕是吃不了什么东西了。
白子跃面色冷漠,随后又一脚踹在这男子胸膛,将对方踹飞数米远。
还有一个拔刀劈向了穆锋,穆锋不闪不避,体内元力调动,十二元脉中元力爆发,发出了九声脆响。
“通脉拳!”
一拳轰出,一道白色拳劲透体而发,狠狠的轰在了这男子胸膛。
“啊……!”
这男子被拳劲轰飞十多米远,爬在地上吐血到地不起。
这还是穆锋留手,若是动了杀心,一拳可以直接轰杀这男子。
“紫府境!”
“三人都是紫府境,好厉害的三个少年”
“如此年轻的紫府境,是哪个家族中的天才?”
周围人一阵惊呼,被这三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少年的实力震惊。
“哼,一群不自量力胡作非为的垃圾”
穆狂冷哼道。
“哎哟……”
四人躺在地上痛苦惨嚎,那名被穆锋扭断手的男子怒吼道:“小子,你敢打我们黄虎帮的人,你死定了”
穆锋眉头一皱,黄虎帮,这个名字有些耳熟。
对了,让一次他和穆狂在安南岭中劈杀的几人不就是黄虎帮的吗。
“黄虎帮,很厉害吗?”
穆锋走到了这男子面前,居高临下望着这名男子,淡漠道:“回去之后,让你们帮主来穆家向我朋友道歉,不然,三天之后,安南城中,再无黄虎帮,滚!”
穆锋一声冷喝,露出一丝杀气,吓得四人连忙爬起来,跌跌撞撞搀扶着狼狈而逃。
“真是的,难得和你们出来玩一趟,还被这几个家伙破坏了心情”
穆兰嘟噜着小嘴,不满说道。
“嘿嘿,小兰,不要理这种家伙,有我们保护你,他们敢来,打得他们满地找牙”
穆狂笑道,望向穆兰的眸子中有一丝柔情。
“好了,不要被这种家伙破坏了心情,这世间不缺不开眼的人,懒得计较这么多”
穆锋笑道,随后背负着双手,继续和几人漫步在街头,留下周围惊讶的人群。
而在远处街上,还有大群人围观,四名少年,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爬在地上。
这四人穆锋很熟悉,正是穆家的弟子,穆利,穆苍,还有穆利的两个跟班。
一名蓝袍少年,一脚踩在穆利的脸上,冷笑道:“穆利,老子不敢惹穆锋,还不敢惹你吗?你是什么东西,竟然敢在我面前猖狂”
王越带着七八个王家少年,围住了这四人冷笑道。
王越自己也是刚突破紫府境一重的修为,穆利等人可不是他的对手。
过了年节他就要去纹道师殿,带着自己朋友出来好好玩玩,没想到碰到了穆家的穆利等人。
本就和穆锋结仇的王越,是仇视整个穆家的人,这不,一遇见了穆家人,就带着自己几个朋友来找麻烦。
“王越,你他娘的有本事去对付穆锋,对付我们算什么本事”
穆苍被一名王家弟子押在地上怒吼道。
“啪!”
“闭嘴!”
王越闻言大怒,过去就给了穆苍一个大嘴巴子,打得穆苍口角溢血。
“少他娘的在我面前提穆锋,那个小畜生,等我去了纹师殿,学得元纹,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他,让知道得罪我王越会是什么下场”
王越提起了穆苍怒吼道,穆锋现在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个梗了。
“哦,王大天才,你在叫我?不知你会给我什么样的下场呢?”
而这时,一道戏谑的声音响了起来,穆锋双臂枕在脑后,和穆狂,白子跃,穆兰四人一起挤了过来。
穆锋望着王越戏谑笑道。
“穆锋!”
王越一见来人不由得吓得后退了两步,如同老鼠见了猫似的。
而穆利,穆苍等人见来人脸色也有些复杂,有些仇视,他们也是因为穆锋,才被王越这一顿毒打的。
“穆锋,你,你怎么来了”
王越望着穆锋,眸子中有些忌惮。
穆锋不只是纹道天赋比他高,实力也比他强,不过上一次他没有突破紫府境,现在他可是已经突破到了紫府境了,不过心中也没底能打过穆锋。
“刚才不是听你正叫我吗,还想要给我穆锋什么下场,这不,我来了,我想问问,王大天才,你想给我穆锋什么下场啊?”
穆锋放下了手,走进两步望着王越戏谑笑道。
王越被吓得不由得退后两步,惊慌道:“你别过来,刚才只是我随便说说,你,你可别当真”
王越竟然有服软的趋势。
这让周围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们一阵愕然。
这少年是谁啊?竟然让在安南岭中不可一世的纨绔子弟王越惧怕成这德行?这可是有看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