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修罗第六十九章节 热血年岁

【至尊修罗第六十九章节 热血年岁】
“刚才明明是你叫嚷着说要给我穆锋什么下场,我可是亲耳听见了的,怎么,现在我在这里,我来了,王大天才,你怎么又怂了?”
穆锋望着王越冷笑道。
“靠,小子,你他娘的到底是谁啊,这么狂妄,越哥,我们帮你教训他”
一名王家少年怒声道,他们可没见过穆锋。
顿时七名王家少年全部向穆锋围了过来。
“想和我锋哥动手,你们这帮渣渣还没有资格!”
这时穆狂和白子跃走上前,挡在了穆锋身前冷笑道。
“靠,怕你们?兄弟们,上,揍他们”
一名王家少年怒声道,顿时七人全部向三人围了过来。
穆狂白子跃脚步一踏,脚下一股白色元气外放而出,一股紫府境的气势散发,两人身子一晃,如同离弦之箭冲向了众人。
两名王家弟子同时一拳打向了穆狂,穆狂不闪不避,任由那两人打在自己身上。
嘭嘭两声,两人的拳头打在穆狂身上,竟然被一道白色气膜弹开。
穆狂一声冷笑,一下子抓住了两人的拳头,双臂爆发千斤之力,提着两人一个过肩顶摔,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。
两人被砸在地上,被砸了个头破血流,半天爬不起来。
穆狂随后一脚甩出,一记鞭腿狠狠抽打在了一名王家少年身上,抽得那王家少年惨叫飞出七八米远。
白子跃手中剑带长鞘点出,一片剑影刺出,两名冲上来的王家弟子脸上被剑鞘撞击得鼻青脸肿,捂着脸惨叫。
若是剑出鞘,这两人的头颅已经是被刺穿了。
就连穆兰也不甘势弱,冲上去苗条身子一跃而起,修长的美腿在半空中一个旋劈重重抽出,踢在一名王家弟子脸上,抽得那少年一声惨嚎摔飞出去撞在一个货摊之上。
那货摊刚好是混沌摊子,一锅滚汤汤得那少年惨嚎,在地上打滚,木炭燃烧在他衣服上,好一个冬天里的一把火。
三人一出手,眨眼间王家的七名少年就躺在了地上一阵鬼哭狼嚎,这让在场的人一阵愕然。
“好厉害!”
穆利穆苍几人眸子中也是震惊,他们还不知道,穆锋的这两个手下兄弟竟然也是如此厉害。
就连穆兰,跟了穆锋一段时间,也变得比以前厉害了许多,刚才那一式腿法,可不是穆家的腿技。
王越望着自己的人呼吸间就躺了一地,惊恐的望着走过来的穆锋。
“穆锋,做事留一线,日后好见面,你别太过分了”
王越怒吼道。
“呵呵,现在知道怕了?是你从一开始就不给我穆锋面子,我给你什么面子?人嘛,都是相互的”
穆锋走向王越淡淡道。
“娘的,我和你拼了!”
王越见周围人都望向了他,顿时脸上面子挂不住,少年热血冲上了头,直接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,一剑刺向了穆锋。
唰!
一道黄色剑气刺来,穆锋身子一晃躲开,随后指尖一弹,一道金色指劲射在了王越的手臂上。
噗嗤!
这一道指劲在王越手臂刺出了一个血洞,痛得王越一声惨嚎,手中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。
穆锋随后脚踏步法,瞬间冲上了王越面前,一把抓住王越手臂,一拳打在小腹。
“噗~!”
王越口中鲜血喷出,穆锋随后一把提着王越的喉咙,眯着眸子冷冷望着王越。
王越脖子被捏住,面色涨红,双手抓住了穆锋的手臂不停拍打,双脚已经被踢得悬空而起。
“王大天才,我告诉过你,做人要低调一点,纹道你比不过我穆锋,武斗你更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穆锋眯着眸子冰冷说道。
“放,放手,我,我错了,锋哥,我错了,饶命!”
王越喘不过气,艰难说道,眼中眼泪都憋出来了。
穆锋一下子放开了他,丢在地上,他也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杀人。
王越捂住脖子,重重的咳嗽的几声。
随后翻起身就要逃离。
“等等”
穆锋这时又开口了。
王越身子一僵,望着穆锋,挤出了一丝难看笑容,道:“锋哥,你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“打了我穆家人就这么就想走啊?道歉啊”
穆锋指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穆利等人说道。
王越闻言嘴角抽搐,随后带着其他王家弟子,向穆利穆苍等人抱拳一躬身,齐声道。
“对不起……”
“大点声,听不见!”
穆锋淡淡道。
“对不起!”
八人随后又高声道。
穆利几人面面相觑,眼神复杂。
“哎,这才对了,要做个好孩子,少在街上横行霸道,滚吧,小王啊,以后别这么狂了,做人低调些”
穆锋这才满意老气横秋的说道,如同教训晚辈,不过锋哥,貌似这王越还大您老两岁吧……
王越等人是一阵苦涩,随后连忙道是,一个个狼狈逃离,这个年节,注定有人要过得郁闷了。
而穆利穆苍四人是一脸复杂的望着穆锋等人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穆锋淡淡一笑,也没有多言,带着穆狂白子跃和穆兰三人就要离开。
“锋,锋哥~”
这是穆利犹豫了一下,终于叫出了声。
穆锋脚步一顿,转身疑惑望着穆利。
“刚才多谢了,过去的事情对不起了,希望锋哥莫在计较”
穆利咬牙抱拳说道,低下了头颅。
“还有我,对不起了锋哥”
穆苍也抱拳,低下了头颅。
“对不起锋哥”
其他两人也齐声抱拳说道。
穆锋脸上露出了一抹柔和笑意,伸手扶起了几人,淡笑道:“自家兄弟,打打闹闹很正常”
穆锋拍了拍几人肩膀,几人抬起了头,还有些尴尬。
“哈哈,这就对了,我们穆家弟子,本来就该团结一心”
穆狂笑道,穆利几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“过去的就别在提了,哈哈,走,一起喝酒去我请客,今天晚上可是年节元宵啊”
穆锋一挥手,豪气十足,颇有一股大将之风。
“好~!”
众人齐声叫好,随后一起离开。
“对了锋哥,喝酒你成年了吗?”
穆利弱弱问道。
“臭小子,你的意思是你这声锋哥叫得心不甘情不愿咯?找打!”
“别,别,上次刚躺半个月呢”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大雪纷飞,街道上,一群少年嘻嘻闹闹走远。
只道是风吹雨成花,时间追不上白马,人生只有一次少年,该狂就狂,莫惧怕,就该热血度黄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