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修罗第七十二章节 大街

【至尊修罗第七十二章节 大街】
周围黄虎帮众提刀一刀劈斩向了穆狂,已经动了杀气,势要把这少年劈杀。
穆锋怒吼,身子向这边射来,双指元气汇聚弹动。
断金指!
嗖!嗖!
两道指劲射来,两名冲向穆狂的黄虎帮众被两道金色指劲射穿了头颅,直接躺在了地上,到地不起。
“火烈刀!”
穆锋手中寒光一闪,一把战刀出现在了手中,狠狠劈向第三个杀向穆狂的黄虎帮众。
唰~!
一道红色的炙热刀劲劈向那黄虎帮众,直接劈在那人的背上,差点将那人劈成两半,背上刀口一串焦黑,扑到在了地上。
穆锋冲过去,连忙扶起穆狂,白子跃也提着滴血的剑靠了过来。
“小狂,还撑得住吗?”
穆锋冷冷望着对面的吴豹,对穆狂担忧问道。
“噗~!”
穆狂又吐了一口体内的淤血,喘息了口粗气,对穆锋点头道:“还能行”
他体内已经受了内伤,这还是他防御力惊人,其他紫府境一重挨紫府境大天位高手这么一击,恐怕会要半条命。
“子跃,一会儿我拖住那家伙,你带着小狂快走”
穆锋低声道。
“不信,锋哥,我们不能丢下你,是兄弟就同生共死”
白子跃还没说话,穆狂说道。
“是啊锋哥,我们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”
白子跃又道。
“放心,你们走了,我立马就逃走,就这么说定了”
穆锋坚决道。
吴豹望着一地的尸体,脸色难看至极,眸子中杀气缭绕望向了穆锋等人。
酒楼中的其他酒客们见穆锋三人竟然击杀了这么多黄虎帮弟子,也露出了震惊之色。
“小子,杀我这么多人,今天我不剁了你们去喂狗,我他娘的就不是吴豹”
吴豹怒吼,脚步一踏,一股强大的白色元气从他脚底爆发,木板都被震出了裂缝,一拳轰杀向了穆锋三人。
一道巨大的红色拳劲呼啸而来,轰击向三人,划起一阵炙热的拳风。
“逃!”
穆锋怒吼,挡在身前,提刀全力劈出,一道红色刀气劈向了拳劲。
白子跃咬牙,带着穆狂,从窗户处飞跳而下。
“锋哥,锋哥~”
穆狂在白子跃背上,哭泣咆哮。
刀气劈在了拳劲上,两股能量对碰,爆发出了一股能量气浪,三楼掀起一阵狂风,吹得其他桌子上的碗碟掉落。
穆锋的刀气还是被拳劲震碎,穆锋被拳劲吹打,身子连连后退了好几步,体内气血翻腾,嗓子眼一甜,差点一口鲜血吐出,不过被穆锋活生生又吞了下去。
他不过紫府境三重,小天位的功力,就算他元气比一般人强大,不过也强不过已经九重大天位功力的吴豹。
吴豹冷冷望着穆锋,手中也提着一把开山刀缓缓走了过来,强大气势散发。
“小子,今天我要将你切成一块一块的,丢在街上喂狗!”
吴豹冰冷说道,刀尖在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刀痕,身子陡然一快,提刀怒劈而下。
“谁死谁活尚为两知”
穆锋怒吼,提刀迎上。
当~!
两柄大刀对碰,一声刺耳金鸣声传来,两刀对碰亮起一股火花,穆锋被刀上巨大力量又被震得后退了两步,靠在了墙上。
刷!
吴豹又一刀劈来,穆锋身子一跃躲开,刀劲在墙上劈出一道大口子。
穆锋躲开的时候另一只手剑指一弹,一道金色指劲射向了吴豹。
嗖!
破空声传来,吴豹提刀正挡,那指劲射在刀面上被弹开,吴豹脚步一踏,又一刀重劈向了穆锋。
穆锋提刀抵挡,身子被对方一刀劈得弯曲,吴豹的刀法又连劈而来,狂暴的元气能量打得穆锋极为的被动。
轰!
吴豹怒吼,收刀瞬间一拳轰出,这一拳穆锋没有躲开,提着刀面正挡,被一拳轰飞撞击在墙上,口中一口鲜血哇的吐出。
“小子,去死吧!”
吴豹狞笑,提刀劈向穆锋头颅,刀气破空而来。
穆锋手中光芒一亮,数张蓝色纹符出现在手中,向吴豹射去。
轰~!轰~!轰~!
纹符爆炸碎开,蓝色气劲爆发,吓得吴豹快速后退两步,避开爆炸威力。
轰!
而这时穆锋有了喘息之机,也从窗户处跳了下去,身子在街面上滚动一拳卸力,随后身子如同离弦之箭射出,拔腿而逃。
吴豹在窗口,望着逃跑的穆锋露出了愤怒之色,怒吼道:“追,不能让他活着回穆家!”
顿时十多名黄虎帮从也从窗户跳下,吴豹带着人,提着刀剑满大街追杀向了穆锋,吓得街上行人退避。
穆锋一步射出就是七八米远,在大街上狂奔着,还撞摔了不少路上。
“哎哟,靠,跑什么跑,你他娘的逃命赶投胎啊”
一名男子被穆锋摔到怒吼道。
“对不起对不起,借过借过~”
穆锋声音远远传来。
“杀~!小子,别跑!”
不过随后一大群人从后追来提刀追来,杀气腾腾,吓得那人连忙躲开,望着穆锋远去的背影,喃喃道:“还真他娘的是逃命赶投胎啊”
吴豹脚下元气爆发,一步射出十多米远,在房屋顶上飞跃,追向逃命的穆锋,在快速接近。
穆锋见吴豹快速追来,手中一扬,两道蓝光射向了吴豹,又是两张纹符。
吴豹身子变向躲开,两张纹符爆炸,而这时穆锋钻入了小巷子中,飞跃向了一家二楼阳台,从窗户中射了进入。
不过随后~!
“啊~!淫贼!”
这温暖房间中,一名女子躺在床上,一声尖叫,赤身裸体,捂住了胸膛和下身惊恐望着穆锋,一丝不挂。
穆锋还没见过这般画面,鼻子中流出了两股热流,擦了擦鼻血,随后听尖叫声回过神,连忙抱拳道:“姑……姑娘对不起”
随后他连忙捂眼转身,又从窗户跳下逃离,心中是一阵尴尬。
“怎么睡觉不穿衣服呢,我家婉儿是不是也是这样的?……”
穆锋逃进巷子,心中还坏坏想到。
不过他逃了一段距离,就停下来了,脸色难看。
“他奶奶的……!”
穆锋咬牙,望着前面高十多米的高厚墙壁,一阵无语。
他竟然逃进了死胡同!